2022年6月26日

美保守派官暗示:下一步要重新审视避孕、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权利

【文/观察者网 丁悦】在推翻“罗诉韦德案”后,美最高法院下一步将走向何处?

在6月24日发布的意见书中,美国保守派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进一步设想了未来:最高法院应该重新考虑过去关于避孕、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权利的重大裁决。

托马斯的言论为进一步推翻避孕及性少数群体权利的可能性敲响了警钟。一些法律专家指出,“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一定会出现连锁反应。美国总统拜登24日回应时警告称,美最高法院这一判决让美国倒退了150年,“法院现在正把我们带上一条极端而危险的道路”。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以6票赞成、3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推翻“罗诉韦德案”,取消了宪法规定的堕胎权。

保守派官托马斯是推翻“罗诉韦德案”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据《》报道,在对“罗诉韦德案”裁决的同意意见中,托马斯展望了未来的法律前景,他称,官们“应该重新考虑本法院所有实质性的正当程序先例,包括格里斯沃尔德(Griswold)、劳伦斯(Lawrence)和奥贝格费尔(Obergefell)案”。

“因为任何实质性正当程序的决定都是‘明显错误的’……我们有责任‘纠正’这些先例中确立的错误。”托马斯称。

托马斯提及的三例判例分别表明了避孕、同性恋、同性婚姻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如今,托马斯的言论无疑为其打上了一个问号。

在“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案中,美国最高法院1965年裁定,已婚夫妇有权在不受政府限制的情况下购买和使用避孕药具。

在“劳伦斯诉得克萨斯州(Lawrence v. Texas)”案中,最高法院2003年裁定,各州不能禁止双方同意的同性恋性行为,同性恋正式在美国合法化。

在“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中,最高法院2015年6月26日在判决中表明,同性婚姻的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各州不得立法禁止。

“政客”新闻网指出,政界人士一再警告称,这一裁决只是开始,很可能将推翻其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5月报道称,在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对避孕的法律保护也将站不住脚,因为宪法对堕胎和避孕的保护是相互关联的。

在1965年的“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中,最高法院宣布了一项禁止避孕的法律无效,认为该禁令违反了一项基本的“隐私权”。而这一隐私权正是“罗诉韦德案”的基础。

在2020年的一场听证会上,当被问及“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是否正确时,保守派官巴雷特拒绝回答,拒绝承认这一判决是正确的,只是称“无法想象”可以在州内通过全面禁止避孕的法律。

2020年10月,保守派官巴雷特拒绝回答“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是否正确。视频截图

《》指出,保守派官的沉默,再加上法院的保守派多数,向州政府发出了信号,很可能会转向更严格的避孕政策。

在美国反堕胎人士眼中,堕胎和节育之间的界限模糊,甚至可以混为一谈,法律也未对其作出明确区分。《》称,尽管密苏里州等部分州明确区分了堕胎和节育,但在许多州,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只要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允许原告将避孕等同于堕胎,那么不必正式终止对使用避孕措施的法律保护,便可以对避孕措施造成为威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