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28日

欧洲人对西班牙统治的挑战是为了赢得在殖民竞争中的胜利

1492年,当哥伦布将在加勒比地区发现陆地的消息带回去,西班牙从一个半岛国家转变为一个全球性强国,它曾一度要求对新发现领土的拥有权。欧洲的贸易中心也在悄悄转变,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悄悄来临。

当时葡萄牙是一个海上强国,在海洋探险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它向西班牙发起了挑战。争议提交给教皇亚历山大六世,1493年教皇下达敕书,1494年以《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的形式固定下来。条约规定以非洲海外的佛得角岛以西100里格为界线,以西发现的新土地属西班牙,以东发现的新土地归葡萄牙。后来,根据葡萄牙的要求进行了调整,美洲的巴西归葡萄所有。

这条人为的边界意欲阻止其他欧洲国家勘查、开发加勒比地区和美洲大陆的财富,也成了欧洲与新世界的边界。当欧洲的交战国达成休战协议时,他们经常想到协议并不适用于“超越边界线”的土地,于是他们又开始敌对和冲突。也是就说,如果西班牙和法国在欧洲达成休战协议,他们在这条界线之外的美洲交战是可以的,结果,加勒比地区成为欧洲国家的相互交战的场地,尤其是对西班牙的战斗以及对付海盗——形形的海盗、的私掠船、17—18世纪抢劫美洲大陆西班牙属地沿岸的海盗、私有武装船,这些都是传奇文学和小说创造的——他们从抢掠中获得成就并积聚财富。

到16世纪90年代,吸引西班牙的岛屿包括古巴、伊斯帕尼奥拉、牙买加、波多黎各,不到9万名殖民开拓者不均衡地分布在整个地区。不久,海上航行戏剧性地增加了,西班牙的船只出没于加勒比地区和从墨西哥到秘鲁的航线上,随处可见人数达数百甚至上千的船队,而且总有一艘军舰跟随这些船只护航。

英国十分羡慕西班牙在加勒比地区的活动,渴望参与殖民地的经济开发。在哥伦布达到加勒比地区后不到100年,英国地理学家理査德哈克卢特用他的笔表述了他们对西班牙占有新世界的看法,鼓励英国不去理会1493年罗马教皇的敕书。哈克卢特声称敕书反映了教皇的偏见,因为教皇来自西班牙,而且西班牙人“在西印度群岛极端暴虐、残忍”。无论是哈克卢特关心西班牙虐待土著人口,还是他号召在新世界以新教教义来对抗天主教教导,真正的诱惑是该地区的财富以及对英国来说潜在的财富。

几乎整个16世纪,欧洲国家并没有准备直接挑战西班牙的统治。一种威慑力来自对西班牙强权的认识,以及他们在征服过程中被证明了的效能与残酷。毕竟,两位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斯特在墨西哥,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在秘鲁,仅用几百人就消灭了阿兹特克帝国和印加帝国。西班牙人为确保其领地不受其他欧洲人染指而抱有高度的警觉,这一点不容置疑。1564年在佛罗里达就发生了一场大屠杀,200名法国人被西班牙人结果了性命。

这是一次教训,它使法国集中探査加拿大而不是去挑战西班牙的霸权。至于英国,尽管新教已正式建立,国王亨利八世与西班牙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亨利的第一位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是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的女儿。英国和法国使用了这样的策略——避免公开竞争,鼓励由个人的旅行、为私人或团体利益的商业公司的经营活动,而非官方的为国家或王室目的。

对该地区的侵入是走私。依靠财政的支持对加勒比地区的控制,西班牙人将自己当作这些海岛的独占者。1503年,政府制定房产契约以监督新世界的商业贸易。西班牙不允许殖民地与其他任何国家贸易,加勒比地区的殖民者被迫从西班牙购买由西班牙定价的商品,他们还为每一种商品交纳税金和关税。当加勒比地区的商品出口到西班牙时,同样的条件也在执行。结果,殖民者的生活费用要比在西班牙国内高昂得多。这使得走私活动在加勒比地区不断增加。

很多走私者是商人,他们乐意打破西班牙贸易法来获取利润,因为西班牙舰队不可能巡逻到加勒比海的每一片水域,这使得这些商人在殖民地之间买卖商品变得很容易。由于走私者不交税金与关税,他们以较低的价格在殖民地出售货物,同样以较低的价格收购加勒比地区的货物,如烟草。仅1611年,20万磅的烟草从加勒比地区运往英国和法国,而仅有6000磅交税的烟草运到了西班牙的塞维尔港。

为了促进他们的企业发展,一些走私者探查适合他们生产和种植像烟草之类作物的地点。怀着这种目的,走私者在小安的列斯群岛的一些岛屿上安顿下来,吸引别的走私者以及荷兰、英国和法国的种植者。1629年,西班牙对非西班牙殖民者作出反应,他们攻击了圣基茨,毁坏了住所与农作物,并将700名俘虏运回欧洲。这是一次权力重申行为,它激起了对西班牙帝国的仇恨。

加勒比地区的财富及西班牙对这一地区独占的另一个结果是导致了一个海盗的高潮。加勒比地区海盗的巅峰阶段是从1692年到1725年,这一时期被认为是“海盗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形成海盗的浪漫概念见诸拉斐尔萨巴蒂尼、埃米利奥萨尔加里以及更近的约翰尼德普的电影都有描述。由于海盗经常秘密地促进英国的对外政策,海盗被美国和英国普遍刻画出浪漫的形象。而他们的牺牲品则是具有代表性的西班牙。实际上,海盗一点也不浪漫,他们多为逃犯,在战时为雇佣他们的任一国家服务。在和平时期,海盗随意攻击,有时为重金许诺而有计划进行攻击。海盗们冒生命危险抢来财宝,而一登陆则愚蠢地将它们花得一干二净。众所周知,他们经常吃出疾病,或喝得不省人事。他们不发动攻击时则喜欢相互吵架。

海盗实际上可分两种:私掠船和海盗。最早的海盗是成伙的猎人,他们居住在伊斯帕尼奥拉的偏远地区,很多人最初来自欧洲,一些是受契约约束的雇工,一些是从不良的主人那里逃出来的奴隶,另外一些则是在他们的合同期满后不愿返回欧洲的雇工。出于多种原因,他们在荒凉的海岛上寻求自由。这些海盗从土著人那里学会了生存技巧,包括用木框保存肉的方法,就是在法国闻名的“巴克”。这种肉是他

们的主食,“巴克”也因此而得名。17世纪30年代中期,一些海盗开始喜欢大海。

私掠船雇佣人手服务于与别国交战的一国,他们的任务是劫持敌人的船只。所有的欧洲国家都使用私掠船,包括西班牙。私掠船从劫掠的财物中分得利润,而掠得财富的数额则根据主顾的国库来计划。使用私掠船的好处是他们的行为由他们自己来承担,这就使得君主们声称他们对加勒比地区私掠船的行为并不了解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因为给私掠船提供资金而臭名昭著。使用私掠船的另一个好处是经济实用。由于私掠船已经拥有船只或资源,主顾国可以自由地像使用自己的海军一样去骚扰敌人的船只。

不论他们的起源,两种类型的海盗都被西班牙舰船所吸引,他们研究那些从美洲装满金银财宝运往西班牙船只的航行路线。起初,这些返回西班牙的船只多为单独的西班牙商船,1523年法国海盗劫得了一船满载的黄金,之后,西班牙修改其航行政策,发展出一种以舰队闻名的护航制度——护送货物到加勒比地区,再将新世界的财富护送回西班牙。在春季,约30艘船只组成的船队在闻名的西班牙大帆船的护卫下航行到墨西哥,这种大帆船既可运送货物,亦可作为战船。在夏季,第二支船队航行到巴拿马。约12—20艘战船护送这两支船队。在美洲,两支船队在不同的地区装载货物,然后在哈瓦那会合,组成一支近百艘穿越大西洋的船队。船队的规模可以抵御海盗,而海盗专挑因暴风雨、大雾或船长缺乏航海技能而与船队走散的船下手,海盗还抢劫在加勒比海单独航行的船只,因为这种护航制度不适用于从岛屿到岛屿之间的货物运送。

攻击行动经过认真计划,通常使用突袭的方式,或者背着太阳航行,伪装成友好船只。典型的攻击包括一系列步骤,先是由舷侧火炮轰击,然后靠近,用钩子勾住目标船只,再登上船只。在战斗的喧嚣声中,海盗可以通过摇晃他们的耳环来交流,有时被俘获的船只就变成了海盗船,通常幸存下来的人被邀请加入海盗,那些拒绝加入的人则被放在船上漂流,任其生死。

很长一段时间,西班牙殖民地的城市与海港并没有像船队那样得到很好的保护而易于成为海盗的目标。通常,一旦海盗进入一个城市,他们将市民聚集起来驱赶到一座教堂,然后索要一笔赎金。人质会受到折磨,直到他们交待出他们的财产藏在哪里。1555年,法国海盗雅克德索雷斯袭击了哈瓦那,并将其烧成了一堆瓦砾。1573年,弗朗西斯德雷克劫掠了巴拿马,1585至1586年间洗劫了圣多明各;

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和殖民地总督许诺建立堡垒以保护城市。意大利工程师胡安包蒂斯塔安东内利是出名的“国王的防御建筑师”,1586年,他为整个加勒比地区,包括哈瓦那的摩罗城堡、圣胡安的埃尔摩罗城堡及其他一些城堡和要塞进行了规划。建设历时数十年,加上城堡扩大或扩建,有的甚至经历了几百年。

典型的防御工事由建在山顶的巨大堡垒组成,保护着海港的入口处,城市周围环绕着城墙。至17世纪中叶,主要的城市和港口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链条,然而,较小的城镇由于没有保护设施而经常受到海盗的攻击。

尽管海盗是反社会的和非道德的,但是一些海盗在加勒比地区实施了最早形式的民主。他们通过投票来选举头目,决定特别的目标。这种制度使海盗头目去游说全体成员以获得对其任务选择的支持。这种民主的萌芽将监督置于首领的权力之上,毫无疑问,在战争时他能够被监督。海盗们遵循一套行动惯例,与其符号相一致,或打上X的标记。当海盗受伤时,他们能够获得补偿;如果受到严重伤害,如失去右臂,会得到由参与者提供的更高的补偿金。

再没有比霍金斯的堂兄弗朗西斯德雷克更希望参与英西两国冲突的了,德雷克被西班牙人称为“龙”,他恐吓古巴和波多黎各。1572年,德雷克抢劫了巴拿马,给英国带回了价值10万英镑的赃物。在其进行环球航行时,将其沿线的加利福尼亚宣布为英国所有,德雷克返回并恐吓了加勒比地区和伊比利亚半岛。1587年,他攻击了西班牙的加的斯,以突袭队袭击并导致了24艘西班牙舰只被毁。一年后,当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支配有7000名手水和18000名士兵的强大舰队到达英国海岸,德雷克得到风暴的帮助,击毁了这支拥有130艘舰只的强大舰队。霍金斯和德雷克的海盗行为,被认为是爱国行为,增加了伊丽莎白女王的财富,这些财富帮助女王伊丽莎白偿还了英国的国家债务,并使伦敦转变成为贸易和商业中心。

一个较小的、偶尔为之的海盗是亨利摩尔根,17世纪60年代英国特许其骚扰西班牙。1668年,他带领12艘船近500名海盗抢劫了加勒比海边巴拿马的巴里奥斯港(今属危地马拉)。1671年,他带人在中美地峡的丛林里披荆斩棘开辟了一条路,去袭击巴拿马。他率领2000名海盗与3000西班牙士兵对抗。这次大胆袭击的新闻在加勒比地区引起了恐慌,尤其是报道提到的摩尔根通过将几个西班牙士兵锁在一所房子里然后将他们炸死的方法进行屠杀。不幸的是,就在摩尔根得到特许和他攻击巴拿马之间,英国与西班牙达成关于加勒比地区的协议。在1670年签订的《马德里条约》生效之后,西班牙承认英国对加勒比地区的拥有权。结果,英国开始海盗。

国王查尔斯二世命令摩尔根回到伦敦接受惩戒,由于国王钦佩摩尔根的胆略,所以对他的惩戒似乎比较温和。此后不久,査尔斯给这个海盗授予爵位,并任命他为牙买加总督。或许,査尔斯认为以先前的海盗负责管理加勒比地区,那么就比较容易消除海盗。

回到牙买加,摩尔根从一名海盗变成了政府官员,并对那些准备遣散和即将被处绞刑的人大赦。在他的领导下,大商店和仓库开始矗立在皇家港,还产生了数百家酒馆,现在仍有一种朗姆酒以摩尔根的名字命名。暴徒黑眉毛,穿着红衣服,手执宝剑,已成为海盗的标签——这种例子则是对海盗的理想化和商业化。

《马德里条约》预示着海盗行为终结的开始,海盗的抢掠还将持续数十年,但是,其他欧洲国家步西班牙和英国的后尘,将海盗视为所有国家的敌人。更重要的是,通过签订条约,西班牙同意结束在加勒比地区的垄断地位,并承认英国早先占有的领土,这也成为英国在这一地区结束海盗行为的动力。

不顾西班牙声称的加勒比地区在《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中受保护的范围,别的欧洲国家也参与到这一地区来。荷兰、英国、法国成功地削弱了西班牙在加勒比地区的垄断地位,西班牙被迫保护主要港口,如哈瓦那、圣胡安,被迫去保护他们的舰队,将其注意力放在最大的岛屿上:古巴、伊斯帕尼奥拉、牙买加和波多黎各,那些被认为价值不大的小岛则被放弃。对西班牙的对手来说,这些岛屿则是重要关口,首先是海盗和私掠船,其次是商人,最终导致英国、法国和荷兰在加勒比地区的出现。

尽管在他们新获得的土地上殖民的速度很慢,英国、荷兰和法国很快看到了这些岛屿的价值,不仅仅是从这里可以攻击西班牙。农业,尤其是甘蔗种植的发展,商业和矿业也很引人注目。这些活动详细地说明了加勒比地区殖民地的生活的到来。

不同的欧洲国家出于不同的原因在加勒比地区建立殖民地,它们在这一地区的殖民地与殖民者的数量也不尽相同。西班牙去征服新世界,另一方面,荷兰人、法国人和英国人本来也没有希望永久殖民,他们到加勒比地区是为了抢劫西班牙人的财富、袭击西班牙的殖民地。